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加强幼教师资培养”专题调研综述

2010年以来,我国学前教育事业发展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变化和进步,截至2017年底,全国幼儿园数量已经超过了25.5万所,但幼儿教师队伍数量不足、素质不高、待遇偏低,仍然制约着我国学前教育的健康发展,多年来已成为环环相扣的因果循环链。

如何打破这个循环链,办好让人民放心、满意的学前教育?1月13-18日,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加强幼教师资培养专题调研组赴山东、云南两省,深入幼儿师范学校、幼教机构,与省市县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幼儿园园长、教师和学生、家长代表等百余人座谈交流。为加快建设一支师德高尚、业务精良、结构合理的幼儿教师队伍建言献策。

■补缺口让每一个孩子“有人教”

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幼儿教师和儿科医生一道,需求数量激增,成为稀缺资源。

究竟有多稀缺,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给出的一组数字最能说明问题: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4600万在园幼儿,220多万幼儿教师。按每个班两个教师,一个保育员,保教比老师1∶15,保育员1∶30计算,我国目前缺教师71万,缺保育员76万。而按照卫计委对今后人口的预测,2020年到达入园年龄的幼儿要增加431万,那么我们还缺29万老师、14万保育员。两部分加起来,我们缺100万教师、90万保育员,缺口共计190万人。

这绝非危言耸听,调研组在调研中对此也有实实在在的感受。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牟定县江坡镇中心幼儿园现有7名教师,1人即将退休,1人是志愿者,服务期到4月底将结束,届时,该幼儿园教师仅为5人。下辖的5个村级园,一共仅有5名教师,且平均年龄达到56岁。山东省2016年二孩出生人数80万,居全国第一位,从2019年起,开始进入入园高峰期,2021年达到峰值,适龄儿童将达到516万,学前师资缺口至少在22万以上。

“教师是教育发展的第一资源。师资队伍的培养和培训非常重要,这其中包括幼师队伍,也包括保育员。”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主任、教育部原部长袁贵仁表示。

“针对幼儿园教师供给不足的问题,我觉得应切实加强幼儿师范专科学校和幼儿师范学院建设。合理扩大学前教育专业招生规模,支持具备办学条件的本、专科高等院校增设学前教育专业,努力培养热爱学前教育事业,具备幼儿为本理念,才艺兼备、擅长保教的高水平幼儿园教师。”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教育部副部长(时任)朱之文说。

“也可以引导支持有关高校合理确定包括学前教育在内的各学科专业招生规模和比例,积极支持有关培养单位在安排分学科专业招生计划时,对学前教育等优势特色学科重点支持。同时,加强学前教育教师培养基地建设,发展幼儿高等师范教育,扩大免费幼儿师范生试点,吸引优秀初高中毕业生报考学前教育专业。”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驻会副主任丛兵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教育部原副部长、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会长刘利民建议推动高校与幼儿园合作,加大学前教育专业师范生的实习力度。“本、专科学生在接受两年学校教育后,可以进园见习或实习,在缓解师资紧缺压力的同时,有助于学生综合实践能力的提升。”

统筹整合中高职学前教育资源,精准对接幼儿园教师实际需求,推进中高职一体化学前教育人才培养也是委员们的箴言良策,“总之,就是要把学前教育的重点放在师资队伍建设上,尽快培养出一大批合格的幼儿教师,花多大力气都不为过。”全国政协委员、民进湖南省委副主委、湖南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雷鸣强说。

■重培养让幼师们“教得好”

“学前教育正在加速发展。但近几年来幼儿园暴力事件时有发生,幼教行业被推到风口浪尖。”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上海中华职业教育社副主任胡卫坦言,暴力事件频发背后折射出的其实是学前教育快速发展中面临的深层次矛盾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幼儿师资队伍的整体素质。

“师资短缺背后,是幼儿教师薪资待遇偏低、职业环境差、工作压力大、社会地位较低和职业认知偏差等问题,许多幼儿教师准入资质不达标,后续专业发展和培训不足。教师队伍良莠不齐,职业认同度越发降低,形成一种不良循环。”胡卫说。

“一些幼儿园举办者以为办幼儿园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只要配上几张桌椅板凳,招几个幼儿教师,教孩子唱唱儿歌、认几个字就可以把幼儿园办起来。”在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刘焱看来,用极低的工资聘用完全没有受过专业教育,或者仅仅受过非常有限的专业训练、刚步入社会的学生充当幼儿教师。当这些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专业准备的年轻女孩走进教室,面对几十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手足无措,为了管住孩子,以至于使出哄、骗、威吓甚至针扎等招数。

( 发布日期:2019-02-13 18: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