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看到习近平总书记早在1997年就发表过一篇理论文章

瞄股网4月16日:A 股正式进入逻辑切换期 短线大

  今日可申购新股:拉卡拉。  今日可申购可转债:雅化转债、永鼎转债。  今日可转债上市...

这是怎样的一年呢?

这是怎样“门外沧浪水,胸中懵懂山”的一年呢?

这是怎样灵魂振羽、信仰生风、思想提纯、胆力殷积的一年呢?

在宏大命旨的覆被之下,回望这一年,我心澄然——来时北国春暖,归去春山可望,365个日夜无不如坐春风。

我是幸运的,一些梦,在夜里走来,天一亮,竟长成了现实——比如到中央党校读书,让知识的雪,一朵又一朵覆盖,一朵比一朵光洁。

我读的是中央党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理论研修班。

这个班是第1期,身负开新之命,肩担探本之责;这个班又学制最长,一年,必须“斋心历四时,虚怀交三友”。

这样“和璧隋珠”似的机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党校校长陈希的重要讲话就现场聆听了四次,以前未曾有过,今后恐也再难遇上。所以,我无比珍视在校的每一分钟,深感午休都是一种莫大的浪费和辜负。马克思在给友人的信中曾经谈到,为了写作《资本论》,“我一直在坟墓的边缘徘徊。因此,我不得不利用我还能工作的每时每刻来完成我的著作”。天才的马克思尚且如此忘我劳作,庸碌如我辈者又岂敢有丝毫懈怠?

学习的压力,如影随形,以致党校周边的“三山五园”(玉泉山静明园、万寿山清漪园、香山静宜园、畅春园、圆明园)我一处没去过,连一路之隔的颐和园也未踏足。

压力大的原因,主要是两条:一是马列经典卷帙浩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博大精深,学懂、弄通确如攀山泅海,难啊!毛泽东同志早就直言不讳:“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两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地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说到底,这么难,不拼将一身气力、不下够苦功夫是万万不行的,既难以得窥门径,更无法以学愈愚。二是自己基础差、底子薄。寻章摘句以前倒是有过,但系统读原著、深入学原文、刻苦悟原理确实没有做到。恩格斯讲:“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而我,恰巧理论思维比较薄弱,自然是压力山大。每当读到马克思的一些奇辞奥旨、深文大义,实在是汗颜无地——为什么反复读还不解其意?这样的“以升量石”还有多少?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快意、无比的快意,比如读到马克思描绘的共产主义图景——“随着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比如读到毛泽东笔下的未来——“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要知道,我们学习的目标是做马克思主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忠诚信奉者、坚定实践者、有力传播者”,如果精华没有掌握、大意没有通晓、学理没有深化,那就是不合格!只有达到了理论自觉、文化自信、思想解放、价值观先进,才叫过了关啊。我想,这或许就像希腊诗人康斯坦丁描写的伊萨卡岛之行一样——终点望尘莫及,但一路又都充满惊奇。对于我来说,这次学习就是重返少年,苏醒诗心,打开所有的窗,让那高擎的思想火炬,来照亮……唐古拉山崎岖路上,自己也必须要勇敢!

当然,没出校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党校本身已如梦中的天堂:“亭亭白桦,悠悠碧空,微微南来风”,更有那“掠燕湖上红船漾,千萃山前银杏黄”、“蟠龙桥畔天鹅慢跑,育园楼后松鼠嬉闹”……还有比这儿更适合“踱方步,冷思考”的去处吗?还有比这儿更和宜“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所在吗?

我们学习的内容,广博而精准。

上学期,主要是学习马列经典和“1+10”。“1+10”,就是1讲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总论,10讲专题课,涵盖经济、政治、法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改革、强军、外交、党建等十大领域。

下学期,主要是分门别类,更系统、更细化地按“7×7”来学。即:党校按照“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对外战略、党的建设,分设了7个专题研究单元,每个专题再开设7个讲题……真是文江学海,蔚为大观。

我们的学习,有几个突出特点:

一是注重追本溯源

( 发布日期:2019-04-16 20: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