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农村中小学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水平

  

提高农村中小学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水平

  

  2006年,为规范农村中小学经费管理,国务院和教育部要求各地着力构建农村义务教育“以县为主”的管理体制,对农村中小学经费实行“校财局管”。“校财局管”改变了过去的“单一监督”模式,由“事后监督”转变为“事前审批与事中、事后监督相结合”,提高了教育部门对农村中小学教育支出的统筹管理力度,提高了教育经费的会计核算水平,也提高了财政资金的安全性和支出绩效,但目前在实际执行中仍存在一些问题。

  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是部分县区仍未实行“校财局管”。

  农村义务教育经费实行“以县为主”的管理模式,是在各级财政涉教惠民政策不断出台,教育经费逐年增长的新形势下,提高农村中小学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水平,增强资金使用绩效的重要创新,“校财局管”的管理效应已经逐步显现,但有的地方尚未推行。部分县区目前仍将教育资金与其他资金一样采取“乡财乡用县监管”的模式管理。农村中小学的经费核算由所在乡镇的财政所统一核算,学校设置报账员负责日常报账。虽然这种模式较学校核算相对有效,但由于各乡镇财政所会计核算人员少,业务能力不等,对政策理解和把握不一等原因,容易造成学校报账不及时,财务处理标准不统一,会计核算不够规范等问题,一定程度上影响学校的日常教学活动。

  二是“校财局管”模式下的财政监管力度偏低。

  “校财局管”涉及县级财政、教育行政部门及农村中小学校三方。财政部门主要负责批复农村中小学预算,及时拨付资金,并进行监督检查和绩效评价;教育部门主要负责汇总编制中小学预算,统筹使用相关资金,统一进行会计核算,以及开展日常检查和内部审计等;学校主要负责编制本校的年度预算,按预算请款并按规定支出等。从制度分工来看,三者各司其职,财政和教育部门共同承担监督管理职能。但在实际操作中,多数财政部门仅仅将工作停留在预算审核批复以及拨付资金上,对资金的实际使用情况缺乏跟踪监督,有的地方甚至没有按照中央规定制定城乡义务教育经费补助管理办法的实施细则,对学校经费支出的监管完全依赖于教育部门开展的专项检查以及校长离任审计等工作。

  三是“校财局管”带来系列会计隐忧。

  “校财局管”模式下,学校的会计核算工作统一由教育部门下设的会计核算中心核算,日常开支由学校报账员报账。这种模式下:一是造成学校整体上财务意识欠缺。虽然实际支出发生在学校,但支出的核准审批权限由核算中心直接监管,学校从校长到报账员等作为相关财务核算参与者,没能切实体会到财务核算的全过程,因此将学校行政管理与财务管理视为“两张皮”。二是辅助账和备查账等基础信息缺失。学校的报账员多数是教师出身,财会专业能力不足,有的还对兼职从事报账员心存不满,导致在日常报账过程中,对资产、低值易耗品以及银行流水等,没有记录必要的辅助备查账,造成财务信息失真隐患。三是会计核算中心多数并未核定正式编制,日常运转主要靠从所属学校等单位抽借人员维持,这些人员的业务能力参差不齐,对学校提供原始凭证的准确性、真实性等审查相对不足,核算水平有待提高。

  意见和建议

  以县为主,持续推进农村中小学“校财局管”。实施“校财局管”,上提一级进行会计核算,充分发挥了教育部门的会计监督职能。从整体上看,这种模式是当前农村中小学相对高效的会计核算模式。因此,应该充分总结反思不同地方实施“校财局管”的成效和不足,及时调整改进,并督促相关地方因地制宜,灵活适用以县为主的教育经费管理模式,加快推进“校财局管”。

  多点发力,强化“校财局管”模式下的财政监管。“校财局管”模式下,财政和教育部门都是中小学教育经费的重要监管者,但与原有的财政所代理农村中小学会计核算相比,财政监管职能明显弱化。财政部门在做好预决算管理、资金拨付等管理工作的同时,要适应新模式,与教育部门实施错位监管,找准监管重点,重点发力。一是扎实推进国库集中支付制度改革,逐步扩大直接支付范围,在有条件的地方将国库集中支付平台架设到中心校。二是逐步做实中小学投入财政资金的绩效评价。制定绩效评价计划,选择条件成熟的资金项目,设置绩效评价指标,定期开展绩效评价,提高绩效评价覆盖率。三是强化对中小学教育资金的动态跟踪问效。在充分利用教育部门监管成果的基础上,更加注重利用审计部门、中介机构等力量主动开展对资金使用情况的监管和问责,及时掌握一线情况,适时调整资金投入方向和力度。

( 发布日期:2019-04-17 05: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