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清胜华中学 > 教师论坛 >
上述发布消息的辅导员来自该校化工院

 上述发布消息的辅导员来自该校化工院

  此次实施爆破的建筑物为安徽理工大学原西校区教学楼。受访者供图

 上述发布消息的辅导员来自该校化工院

  胡彬(左4)2006年从安徽理工大学“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专业毕业。受访者供图

  1月30日,一则有关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专业毕业生把母校大楼“炸”了的消息,在网络热传。

  据安徽理工大学一名辅导员发在社交平台内容的截图显示,此次实施爆破作业的建筑是该校原西校区教学楼,“我带过的第一届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专业学生,把自己母校的大楼(原西校区)给炸了!”

  此事在网络上掀起热议。“小时候说过好多次要‘炸了’学校,但都没有成功,现在终于有人帮我实现这个愿望了。”也有网友表示,这名毕业生是真正做到了用专业所学为学校建设尽力,回“爆”母校。

  昨天,已经毕业13年的胡彬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对母校有感情,自己的家刚好也在淮南,在该爆破项目上,他以低价中标,“希望为学校建设出一份力,正好自己的专业能够学有所用”。

  新京报记者从校方获知,这次爆破工作是老校区合理拆迁。安徽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原校址已转让,所以爆破工程属于企业行为,与学校本身无关,“校友来参与此项工作,我们也很意外,是个巧合”。

  上述发布消息的辅导员来自该校化工院。他表示,发布博文的初衷,是为了正面做专业教育,树立校友榜样,希望网友们能够正面解读。

  目标很明确,压低价格顺利中标

  新京报:介绍一下自己。

  胡彬:我是1982年出生的,2002年进入安徽理工大学,攻读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专业,2006年毕业后入职一家爆破公司,这些年一直在这个领域打拼。2012年4月成立天津致远爆破工程有限公司,任法人代表,2017年卸任,现在任总工。

  新京报:是你主动承担该爆破项目的吗?

  胡彬:我自己就是公司的老板,这几年,学校老校区的搬迁一直在进行,我一直留意关注着,后来听说学校把它卖给开发商,准备动工时,有竞标消息出来,我就马上决定投标了。我想着,碰到自己的母校,又可以回老家去看看父母,就亲自来承担这个项目了。

  新京报:当时共有几家公司竞标?

  胡彬:大概有五六家吧。说起竞标过程,也蛮有意思,中标前,开发商不知道我是这个学校毕业的,但我自己的目标很明确,这里面肯定是有感情因素的。后来在公开竞标时,我主动做了最大让步,主要就是降低价格,相比于平时的市场价低,最后就中标了,整体过程还挺顺利,其他几家当时对我的做法,甚至还有些不解。

  新京报:爆破学校时,你什么心情?

  胡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情,这就是我的工作嘛,经常做爆破工作,已经习以为常。可能稍微与其他爆破不同的是,在整个爆破过程中,我担任“总指挥”,楼倒时,有那么一瞬,感觉自己还在学校。毕竟教会了我很多技术,而且我也以此谋生,还是很感激的。最好的青春也都在学校里,对母校很有感情。

  新京报:对这栋楼你有印象吗?

  胡彬:那个是医学院楼,不是我当年上学的专业楼。印象还是有的,曾在里面上过自习,也找过同学。当时,我是班上的班长,我们这个专业男生特别多,女生几乎没有,医学院女生比较多嘛,有时候也会到医学院去做一些联谊。

  让母亲看到工作成绩,减少隔阂

  新京报:当时为何选择这个专业?

  胡彬:高考时发挥有点失常,当时我是被调剂到这个专业的,既来之则安之,毕竟我复读过一次,不论到哪个专业,都可以接受。而且,当时这个专业的就业前景也比较好,所以就读了。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能坚持这么多年,也挺让自己意外的。现在爆破专业,是母校安徽理工大学的王牌专业,高考分数挺高的。

  新京报:第一次参与爆破是什么时候?

  胡彬:人生第一次,是2009年10月,在天津。我记得是个下午,爆破成功后,晚上吃饭,多喝了点,和好哥们在一起庆祝,突然我就控制不住地哭了,稀里哗啦,止都止不住。因为我家里条件不是特别好,母亲务农,父亲在我高中以前是淮南煤矿工人,上大学都快家徒四壁了,想撑起家,当时孤注一掷地把所有资金都压在了工程上,一朝成功,情绪真的崩溃。

  新京报:平时工作节奏怎样?会有危险吗?

( 发布日期:2019-02-09 00: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