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清胜华中学 > 科学建设 >
“大多数对学习知识并不感兴趣

  (原标题:把学生拽回“幸福教室”)

李虹霞和她的学生

李虹霞和她的学生

李虹霞和学生互动。

李虹霞和学生互动。

  已经教了15年小学语文的李虹霞曾经走进过不少教室,大家不记得那些用数字组成的枯燥班级名字,但不少老师都记得它们叫做“幸福教室”。有人说,“在这间教室里,孩子是幸福的,他们不再有恐惧”。

  五颜六色的花盆吊挂在冷冰冰的通气管道上,绿色从盆中溢了出来。北京一所学校的这间教室是她最新的一块阵地。

  已经是期末前最后一天的课了,这里看起来更像是在迎接一场盛大的狂欢。班主任李虹霞就是盛会的主角。

  讲台上没有老师,一排装满了书的柜子站立在那里,随手一抽,就能找到一本《丁丁历险记》。后墙的书柜前,还铺上了看起来像草地一样的柔软垫子。

  一排排课桌,被打乱成一个个小组,四个小朋友对面而坐。他们不需要挺直腰板手背后,当欢快的音乐在语文课上响起,还有宽敞的空间让他们身体可以摇摆。

  为了让刚入学的孩子尽快识字,班里三十多个学生的姓氏,被她编成了新的“百家姓”,朗朗上口;繁复的字词附身在一张张鲜艳的纸片上,贴在教室空出来的地方,孩子玩耍的时候可以顺便和它们认识;李虹霞给孩子朗读课文,在冬天的教室里,富有节奏的声音像皮球一样一弹一跳。

  她写过一本书,叫《创造一间幸福教室》,这本2013年8月出版的书,一年之内已经印刷了5次。

  从90年代就开始做教育的李虹霞,曾经亲眼见识过恐惧的力量。师专毕业以后,李虹霞在当地的职业中专和技校任教,她听的最多的就是学生讲过去老师的坏话——罚站、写检查、开大会批……

  让学生安静下来听课,变成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大多数对学习知识并不感兴趣,连武侠小说都看不了”。生日时她收到技校学生送的一个“祝你生日快乐”礼盒,卡片上的6个字错了两个。

  彼时,儿子刚好也快到上小学的年纪,于是她决定到小学去,“看看教育的源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教育师专学中学教育的她,并没有小学教育的背景。李虹霞本来以为,“教育就是按照规律来”,但是到了小学,她发现把事情想简单了,“看到了很多违背规律的地方”。

  她见过,一年级刚入学的小女孩因为练习拼音手指上磨出一层老茧,也曾见过,教室里学生太多所有课本习题册必须装进厚厚的书包,卡进孩子后背和椅背之间的有限空间里,挤得人动弹不得。

  “我们都说以孩子为中心,但我们做过什么尊重孩子的事情?”在地下室安静的咖啡馆里,今年46岁的李虹霞不自觉提高了嗓门,“学生们来学校时低着头小心翼翼说‘老师好’的时候,和放学时挥着手特别高兴地说‘老师再见’的时候,根本就不像一个人!”

  这样的经历李虹霞并不陌生。她小学成绩一直不好。“不知道把铅笔削尖了再写,写出来的字永远是黑乎乎一团。”发考试成绩的时候,她只能把可怜的分数赶紧藏进抽屉。

  “我们都知道孩子的起步要缓慢,要轻松。”李虹霞说,战胜恐惧的法宝其实很简单。

  孩子害怕学拼音,她就把包含了字母的儿歌谱上曲子,唱给他们听;他们不喜欢写作文,她就鼓励他们不要一本正经地用作文本来写,而是在小纸条上一段一段地写给她。

  在一次测试中,一个小姑娘面对题目哭了整整一节课,最后什么都没有写。李虹霞偷偷做了一个决定,把小女孩儿的试卷抽走,没有让任何老师看。

  后来,李虹霞把小女孩儿不会的字做成一堆红红绿绿的卡片,让家长帮助她每天晚上学习。当孩子家长在微信上发来小女孩儿晚上练习写字的图片,她总是回复“你是我见过最认真的孩子”。

  她总是善于把让人讨厌的任务变成游戏一样的闯关,写字差的小朋友哪怕只有“最后三个字写得漂亮”,她也会激动得捧着孩子的手说“你的手醒了”。一组关于大灰狼的课文让孩子厌烦,她就抛出诱饵,“我们认识一个字就是打大灰狼一下”。当课文读到大灰狼《葬身荒山》,全班都兴奋地喊“大灰狼终于死了”,干脆站起来,跳起来。

  面对孩子们的恐惧,她还曾取得过更大的胜利。在山东省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她同时带着来自不同年级的两个班级,后来都争取到了不参加平常考试,只在六年级毕业的时候参加统一考试的特权。

( 发布日期:2019-02-11 0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