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清胜华中学 > 科学建设 >
新奥尔良高中调整过严校规(图)

学生埃琳·洛克利(左)认为,因为考虑了学生的意见,调整后的校规对管理学生更有效 图GJ

 

 

学生埃琳·洛克利(左)认为,因为考虑了学生的意见,调整后的校规对管理学生更有效 图GJ

 
 

  靠墙站、趴桌上、说话时没注视老师、衣服未按规定颜色穿……在美国新奥尔良市的一些中学,如果有学生做出以上行为,都被视为违反校规,要接受扣分甚至停课处罚。

  推行之初,这类严厉校规受到学生家长广泛欢迎,认为它有助于规范学生言行,提高教学成绩。但时至今日,这种做法逐渐遭到抵触和批判,校方也开始反思校规过分严厉到底好不好。

  校规严格涉及面广

  萨默·达斯金去年秋天进入新奥尔良卡弗高中念高一。入学第一天,14岁的她发现自己忙于适应各种校规。

  首先,她得注意自己的说话方式。按照校规要求,学生最好“谢谢”不离口,尤其是课堂上老师“给机会”回答问题时;与老师或同学对话时,必须使用规范用语,要语句完整、语法正确;如果不小心说错了,在老师提醒修改后,学生需重复一遍正确语句。

  其次,达斯金在校期间的行动也不可随意:和老师握手要有力,要站得笔直,老师或同学发言时,她的眼睛要一直追随着发言者,以示礼貌。如果站立时倚靠着墙,或是把头枕在书桌上,一旦被老师发现,立刻记过扣分。在课堂上闭眼要被扣2分,睡着直接扣10分,累计扣10分以上就得课后留堂接受处罚。学生课间不得在走廊上随意走动,必须沿着地面上标出的一条橙色线排队前行。

  自然,在这所学校,达斯金还得接受“穿衣法则”约束。学校要求学生穿卡其色高腰裤,系棕色或黑色皮带,上装是学校统一发的马球衫,衣领必须翻下来,里面穿的贴身汗衫必须是白色或黑色。不可戴帽子、太阳镜以及一切亮闪闪的饰物。鞋子有指定颜色、款式甚至品牌,比如阿迪达斯运动鞋,穿“错”鞋的学生不得进入教室。

  面对内容多达51页的校规手册,达斯金感慨自己“仿佛回到小学”,言行举止都被管得牢牢的。

  过去20年间,美国许多中小学校开始推行教育改革,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严格校规,尤其是在招收低收入家庭黑人学生的学校。最近几年,一些特许公立学校也加入“严校”行列并走在改革前沿,以“家长式作风”从严治校,规范学生的一举一动,希望以此督导学生专注学业,提高升学率。

  家长支持严厉校规

  在黑人人口较多的新奥尔良,卡弗高中是参与严校改革的特许学校之一。校方认为,制定如此详细严厉的校规,目的是让这些成长在高失业率和高犯罪率街区的学生明白:遵守细节规范是成功的前提,也是他们今后进入大学深造的前提。

  一名高中教师说,诸如违反学校着装规则这类事情,看似无关紧要,实则可能形成“破窗效应”,进而毁了一群人的上大学之路。

  持相同看法的家长也不在少数,学校管得越严,他们越满意。2010年8月底,在新奥尔良市新成立的“复兴”中学开学家长会上,几十名急切的父母坐在闷热的教室里,听校长布赖恩·达斯勒宣讲办校理念和规划。当达斯勒讲到该校规定学生穿校服不得卷起衣袖时,一位母亲大声要求说:“先生,就这么做!要更严格一些!”另一位家长赞同道:“你就得对他们严厉,不能心软,因为你清楚这些孩子的毛病。”

  除了升学希望,家长支持严格校规还出于另一层考虑:孩子的安全。

  《大西洋》月刊报道指出,与美国中产家庭儿童相比,低收入家庭的黑人孩子受居住环境影响,从小目击枪击、贩毒、街头暴力的概率更大,因此一旦进入青春期,他们成为警方怀疑对象的可能性也更大,参与犯罪、被捕入狱的概率也更高。比如,近期一项研究发现,尽管白人吸毒比例高于黑人,但因此被捕的黑人却是白人的四倍。

  “社会对黑人犯错的容忍度要小很多,尤其是对黑人男孩。”学生家长特洛伊·亨利说。

  因此,不少黑人父母希望孩子成长过程中不要出现半步差池,比如交友不良、辍学、沾染毒品,等等。他们认为,一所规矩繁多且严格的学校正好能帮助保护孩子。

  “如同坐牢”学生抗议

  但多数学生不喜欢过分严格的校规,称自己在学校时“如同坐牢”。一些学生为此多次举行抗议活动。

  萨默·达斯金在入学后第一个学期里就多次因违纪被扣分,还受到三次停课处分。她和大约60名学生到公园举行抗议活动,手腕上戴着写有“让我解释”的橙色腕带。

  他们在抗议书上列举多条“不堪忍受”的校规,包括在走廊必须沿线走、不可神情慵懒、不能伸直胳膊抬手,等等。学生们在抗议书上写道,“老师和校方告诉我们,这是为我们上大学做准备,但如果大学也像卡弗高中这样,我们宁愿不上大学。”

  一些学生和家长还联名上书,控诉部分高中以各种惩罚手段“虐待”学生,要求路易斯安那州和新奥尔良市当局调查这些学校的校规政策。

  其中,学校动辄对违纪学生处以停课甚至开除,是学生和家长投诉最多的问题。对屡次或严重违纪的学生,学校常勒令其停课一天或数天。在新奥尔良的所有高中学校,每年有超过20%的学生受到停课处罚。停课率最高的是卡弗高中,高达69%,而全美平均停课率为11%。卡弗高中的管理人员说,80%的停课处罚仅持续一天。但不少学生抱怨说,停课期间学校不允许他们带课本回家自学,也不出具书面通知告知家长孩子到底因何过错而遭停课。

  批评者认为,这些做法过于强调学生“无条件服从”和教师“专制”,不利于学生培养自我约束能力。

  校规调整初见成效

  批判声中,一些中学开始反思校规是否真的过严。

  科恩高中在2011至2012学年的停课率高达62%,校长本·克莱班统计发现,遭停课处罚的学生中,停课一次就不再犯错的只有14%,而停课三次以上仍不知改过的学生比例为35%。这意味着,停课处罚对多数违纪学生而言并不那么管用。克莱班说:“每个孩子(对处罚的反应)是不一样的。有些学生受到惩罚但不明白为什么,就会出问题。”

  他召集学校管理层碰头,讨论如何站在学生立场看待校规,尝试对一些处罚规定作出修改和调整。此外,校方同意采纳由学生会起草的一份新着装规定,给予学生更多穿运动衫的自由,还同意增加学生们喜欢的课外活动和娱乐活动。

  校方的反思和调整已初见成效。克莱班说,校方接到的关于校规的投诉少了很多,学校将继续探寻灵活与严格管理之间的平衡。2013至2014学年,科恩高中的停课率降到37%,其中因反复违纪而多次停课的学生人数也大幅减少。

( 发布日期:2019-03-13 06: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