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太激烈 华人老师在加拿大大学不好混

要想进入北美大学做教师,除了必须拥有博士学位,当然最好是美国、加拿大或欧洲名牌大学的学位,同时还要有三位学者强有力的推荐信及丰富的教学经验。其次是人脉,即能够拉到项目,找到钱。如果找不到钱也不大可能获得终身教授。第三,说国外人际关系简单,那是相对而言。大学里的关系相当重要,有关系网才能发文章,发文章还必须发到位,如果文章发不到位,会影响到日后搞科研拉项目。有这几个条件挡路,华人在北美大学的教师之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竞争太激烈 华人老师在加拿大大学不好混

竞争太激烈 华人老师在加拿大大学不好混

临时工一样的大学讲师

晚七时,课进行到一半,坐在第一排的一位年长女学生突然走上讲台挽住教授胳膊,教授面露尴尬对学生:“抱歉”,然后轻轻扶着这位老学生重新回到坐位。课继续进行……这一幕发生在多伦多一所大学的“环境研究”专业的课堂上。

当我站在100多人的教室后面时,他正在讲台上来来回回,他在踱步。周围的学生告诉我说这是他讲课时的常态,也是他一天中仅有的健身时间。(后来他对我说,他只能在同一时间进行这两件事,好在讲台足够长。)

他是一个思维慎密的学者,很久以来,事业与生活在他身上进行着双重博弈。学生们称他为查理黄。查理黄是长着东方面孔的一位华裔学者。而课堂上的年长女学生是他患有轻度痴呆症的太太。多雪季节,他带着一顶优雅嵌灰边的黑色礼帽,穿同样灰色长衣,脚踩黑色平底短靴,缓步走过绿草坪时,很像电影中的男主角。

查理黄在这所大学里有一份说不清是part-time还是full-time的工作,他是这所大学环境专业的讲师(lecturer)。查理黄告诉我,北美大学所有的职位都会比中国大学同等职位高一级别,讲师相当于中国大学里的助教(AssistantProfessor),虽说高一级别,但北美大学的这一职位意味着临时性、轮候式、不稳定。查理黄全天侯盯着邮件,听到召唤就来上课。

加中来回跑的终身教授

多伦多downtown,晚七时,我与马振中会面。他的语速极快,要集中精神才会跟得上。他从温莎坐火车赶来,此次来多伦多是为国内“清华大学在加国举办的“第两期国际高级工商管理总裁班”授课,目前他是 加拿大温莎大学商学院终身教授,管理与组织系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

温莎大学商学院终身教授马振中

他告诉我,其实他刚刚从国内回来,短短两星期往来于国内四座城市:北京、上海、广东、 天津,几乎每两天轮换一个城市,他的健身训练和游泳同时在时差中进行,我问他怎样进行?他说睡不着就去酒店健身房,即便在零晨。

大学老师的门槛有多高?查理黄原本最想进入的是加拿大伦敦的西安大略大学,当年他历尽周折两年也没能进入,有几次都是超过100多人申请一个职位……马振中博士透露另一个重要门道:“一般情况下,只有在大学里有位置时,才有重新招新人的可能性”。

大学里的“终身”究竟有多重要?

查理黄的社交能力似乎不算差,不过与本地白人或印度人相比他申请项目研究经费非常难,不只是语言文化或人际关系方面的问题,一些说不清的原因总是牵缠其中,就在两个月之前我与他联系采访事宜之后,他的合同即将终止,而与此同时,他却得知获得Assistant professor(助理教授)的资格,这消息于他而言,简直就是天降喜讯。

查理黄博士毕业后进入这所大学,先做lecturer(讲师)长达五年。这个职位包括协助教授批改作业和辅助学生做各种作业,也包括讲课在内。查理黄说, 讲课本身并不害怕,开始学生不到50人,后来超过100多人,不用母语对话筒讲课,还要力戒口语表达,面对各种肤色的外国学生,单就讲课这一项,他的压力持续有两年多。

为能听懂各国学生口音,他花钱请一个本地加拿大搞播音的专业人士做家教,还特意利用学生上门提问题的办公室作为自己谈话时间(Office hours),有意纠正发高听力。

查理黄的太太也许是这所大学最老的女生,她是一个轻度的痴呆症患者。

如果不是他们互相搀扶着走出教室她也许会径直走到对面小河中央,如果不是在同学目光的护送和他温柔控制下她很可能大声唱起歌来。医生说若能在亲人照料下也许活很久。查理黄的职位是可以承担太太住院和看病账单的大部分,剩下的一部分则由联邦 医疗保险承担。

( 发布日期:2018-10-25 08: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