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清胜华中学 > 学生发展 >
春节期间的小镇青年 是如何完成闲鱼上的创业

  小镇经商蔚然成风但不富裕,让梁海音和劳城这些身处其中的青年,对创业有着一份渴望。

帮家人照看对联摊子的小镇青年。摄影:邓雅蔓

帮家人照看对联摊子的小镇青年。摄影:邓雅蔓

  除夕(2月4日)凌晨零点15分,梁海音在电脑上敲完了最后一个字。作为一名网络言情小说写手,她终于完成了今年的最后一篇日更。

  从一场幻想中的“虐恋情深”故事里脱离出来后,梁海音感受到了按捺不住的兴奋以及肚中翻腾的饥饿感。她趿着拖鞋往家附近的夜宵摊走去。

  她的家位于广东省雷州市雷城镇。虽已至深夜,小镇夜市摊上依旧热闹。

  梁海音出生于1993年,从广东岭南师范学院专科毕业后,她回到雷城镇一家房地产公司做文员,工资只有2500多元,她不满意,选择了辞职。

  因为喜欢文字工作,梁海音一心想成为专职网络爽文(一种网文类型,特点是主角从故事开始到结尾顺风顺水,升级神速)写手。但很快,她发现自己缺乏积累和经验,写手工作难给生活带来保障。

  她开始利用家里收废站生意的渠道,在闲鱼上售卖二手书刊。小镇本地的二手书市场比较有限,快递成为异地交易的主要工具之一。依靠选取图书的敏锐度,梁海音的闲鱼生意日渐走上正轨。

  “我们家去年的主要收入约一半来自于闲鱼上的二手书生意,大概有8万元。”她说。

  选择在闲鱼APP上进行创业,对梁海音来说,是为数不多的无奈选择。

  “闲鱼是开店成本最低的平台之一,又有淘宝的信用担保,相对安全。我当时穷到只有2000多块的启动资金,其他平台上创业基本上不可能。”梁海音说。

  创业之初,家人并不支持梁海音,认为她是不务正业,不允许她利用家里收废站收到的廉价书进行交易。

腊月二十九,小镇上书摊上的生意十分冷清。摄影:邓雅蔓

腊月二十九,小镇上书摊上的生意十分冷清。摄影:邓雅蔓

  闲鱼是阿里巴巴旗下闲置物品交易平台。相对于淘宝至少1000元的开店费用,闲鱼不需要缴纳保证金,便可使用淘宝或支付宝账户登录,利用产品图片等信息吸引用户,从而进行在线交易。

  截至2018年年底,闲鱼APP上的GMV(Gross Merchandise Volume,即订单金额)已超过一千亿元。

  “周围做微商和淘宝(生意)的人也有,但我觉得微商做的是熟人生意,淘宝店不仅审核严格,而且同质化严重,竞争激烈,不适合我这样的既无多少本金,又无人脉的人。”梁海音说。

  她认为,自己的二手书之所以能在闲鱼上脱颖而出,主要是因为平台上其他二手书卖家,多是不懂得做生意的普通人,闲鱼上的买家对于产品价格的敏感要高于产品质量。

  梁海音从小就有做生意的头脑。2005年,读小学五年级的她已开始利用假期摆书摊,当时的她已经懂得跟图书多的顾客以书置书,以用更加充足的书源打败周围的竞争对手。

腊月二十八,在整理鞭炮摊子的三位小镇姑娘 摄影:邓雅蔓

腊月二十八,在整理鞭炮摊子的三位小镇姑娘 摄影:邓雅蔓

  与梁海音在闲鱼上兜售二手书的思路不太一样,同在这镇上的劳城,将闲鱼的“鱼池”当作正式兜售商品的社区空间。他的创业思路似乎颠覆了闲鱼“让闲置游动起来”的宗旨。

  劳城没有辞掉本职工作,他利用业余时间在闲鱼上售卖东西。他选择的品种很单一:防脱发中药和生发液。

  获利情况超出了他的预料:最高时一天可挣1500元,低时也有约400元。每月至少能挣12000元,是他工资的两倍。

  劳城发现防脱发中药在闲鱼上的商机十分偶然。作为一家广州保健品公司的后台技术维护人员,出生于1996年的他已受到“脱发”的困扰,于是不断购买防脱发药品进行治疗。久而久之,小镇中药铺子里物美价廉的中药引起了他的注意。

  “闲鱼上卖防脱发剂的商家数量不少,某种含义上说明了这个药品有一定的需求空间。我的优势在于个人经验、成本和药源。”劳城算了一笔账,小镇上一大包中药的成本约10元,经过加工,可以做成20-30包的防脱发洗头剂(一般顾客不按数量而是按疗程来买),售价在90-210元之间。

( 发布日期:2019-02-12 00: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