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清胜华中学 > 学生发展 >
“民工荒”愈演愈烈!年轻人“宁送外卖、不去工厂”

中国劳动市场正经历一场“大变局”。一方面是劳动力供给不断减少,比如15-59岁人口2019、2020年将分别下降180和300万左右。另一方面,生活型服务业快速崛起,成了吸收劳动力的“大户”,比如滴滴、快递和外卖等创造了近2500万左右个就业机会。

“逃离”制造业而奔向服务业的现象比较明显,尤其是年轻人。不少服务业收入平均而言高于制造业。农民工在制造业的就业占比不断下降,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大学毕业生和蓝领都有弃制造业、选服务业的趋势。2017届本科毕业生进入制造业的比重仅为19.2%,较2013届下降了6.6个百分点。90后蓝领第一份工作从事服务业的比重为30%,较80后下降了17个百分点。

沿海地区制造业企业面临的“招工难”现象愈演愈烈。有技术的工人难招,无技术的普通工人照样难招,这个情况似乎一年比一年严重。这个现象跟劳动力年龄人口逐步下降、生活型服务业迅速崛起、制造业内迁都有关系。为了招工,除了工资维持一定的年度增幅(7%-10%)以外,部分制造业企业还提供多种福利来吸引工人,比如为职工子女提供作业辅导,提供生日蛋糕等。

总体而言,就业压力主要是结构性,而非全局性。政府本轮“稳就业”的政策更多是从供应端着手,而非重走大力刺激需求的老路。

正文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把“稳就业”抬到非常重要的位置,有两段话强调“稳就业”的重要性,并大力发展培训和职业教育,2019年分别对1500万人次以上的职工进行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1],在提升人力资本的同时稳定就业、辅助经济结构转型。

2019年的就业压力到底有多大?我们在2019年2月22日《抽丝剥茧,就业压力并不大》的深度报告中有非常详细的分析。我们最近在沿海某省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深入调研,跟近20余家不同行业、不同规模的制造业零距离接触。实际上,制造业普遍反映“招工难”现象愈演愈烈。这进一步印证了我们之前的判断,就业压力主要是结构性,而非全局性。实际上,政府“稳就业”的政策更多是从供应端着手,而非重走大力刺激需求的老路。

劳动力年年减少

15-59岁、15-64岁新增人口分别自2012、2015年开始为负,且下降速度有加快趋势:其中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预计在2019、2020年将分别下降181、302万(图1)。传统的城乡二元劳动力市场带来的供给在减弱。一方面,与城镇一样,农村也在面临劳动年龄人口不断下降的状况;另一方面,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不断减小也使得农村居民进入城镇工作的意愿边际减弱: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之比从2013年的35.6%上升到了2018年的37.2%。两者共同作用下,2018年的农民工人数只增加了184万,相比于2017年的481万有了较大幅度的下降(图2)。

逃离制造业,奔向服务业

除了劳动年龄人口下降,过去数年,生活型服务业快速发展,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比如家政服务业,由2015年的2326万人上升至2016年的2542万人(图3)。共享经济也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专车:以滴滴为例,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共有2108万[2]人(含专车、快车、顺风车车主、代驾司机)在滴滴平台获得收入。其中393万是去产能行业职工,超过178万是复员、转业军人,还有133万失业人员和137万零就业家庭在平台上实现了新就业。外卖:以美团为例,日均活跃配送骑手数从2015年第四季度约1.4万人增至2017年第四季度的 53.1万[3]人,其中有4.6万人来自贫困县,占比9.2%;有15.6万[4]人曾经是煤炭、钢铁等传统产业工人,占比31.2%。快递:2018年快递全行业估计有300万[5]快递员。此外,共享住宿、家政等行业也实现了与新技术的融合(图4)。

许多服务业平均工资高于制造业。比如,2017年顺丰快递员工平均年收入为12.2万,而制造业就业人员平均年收入为6.4万(图5)。新职业人群的工作满意度也较高。根据《2018年新职业人群工作生活现状调研报告》,2018年新职业人群月收入高于5000元的已过半数,达到52.8%,而且50.5%的人对工作表示“非常喜欢”,对工作表示“喜欢”的有33.6%;对当前工作表示不喜欢的,占比仅有1.8%(图6)。

农民工向服务业转移的现象比较明显。近年来,农民工在制造业的就业占比不断下降,而不断向建筑业、服务业转移。与制造业之间替代性较高的行业包括:建筑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批发和零售业、采矿业。

( 发布日期:2019-03-12 06: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