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清胜华中学 > 学生发展 >
男子大学毕业留校甘当"弼马温" 称不后悔

铺地的锯末上,散着马粪,王小力先后用铲子和筢子清理完马粪,重新铺上锯末。记者石伟 摄


铺地的锯末上,散着马粪,王小力先后用铲子和筢子清理完马粪,重新铺上锯末。记者石伟 摄

上午课程结束,这匹最乖的马被20多人骑着狂奔。训练之后,王小力单独牵出它,慢慢遛遛,喂些“偏食”。记者石伟 摄


上午课程结束,这匹最乖的马被20多人骑着狂奔。训练之后,王小力单独牵出它,慢慢遛遛,喂些“偏食”。记者石伟 摄

网易教育讯 据武汉晨报报道,昨晚7点,大部分学生涌向街头,跟同学、朋友一起看电影、购物,享受平安夜狂欢,武汉商业服务学院的王小力,照例一个人留在校园一角的马房,给5匹马投上草料,然后打电话叫来几个学生,开始做他们自己的晚餐。

圣诞节,对王小力来说,只是“别人的热闹”。因为要定时定量喂马,去年春节他也是在马房度过。

去年从该校赛马产业管理毕业后,王小力留校成为这5匹训练马的“保姆”。他说,毕业一年多,回家待的时间不超过7天,想妈妈的时候,只能找借口天气转凉,让妈妈“给我带床被子来”。

尽管寂寞,但是王小力“不后悔”。

夜踩霜花扫马粪

21日是冬至,凌晨4点的校园空旷干冷,记者来到校园一角的马房,一路的风刺透衣服,让人忍不住紧缩身子。还没走近,就听到马房传来咚咚的撞击声。被从被窝里拉起来的王小力说,脾气最烈的那匹马在踢门要饭吃。

从去年6月份开始,王小力每天都是这个点起床。王小力说,夏天的时候,不等闹钟开响,他能自动醒过来,冬天太冷,他定了四个闹钟。在学生来上课之前,一个人完成清理马粪,打扫马房,再根据马匹精神状况投喂草料,还要根据需要把一些马拉出去跑两圈,这需要不少时间。

跟着王小力,打开马房大门,迎风飘来明显的马粪味,一匹高头大马走出栅栏走向走廊,看到我们,又后退进栅栏,使劲踢着铁门。王小力说,喂马很讲究,每天四次要定时,一到时间,性子烈的马就会踢门。还要查看每匹马的精神状态,调整不同的分量。“太兴奋的马不能喂太多,否则在学生上课的时候会撒欢使性子,不好控制,易发危险。”

在马房里,铺地的锯末上,凌乱散着一些马粪。王小力推着垃圾桶,先后使用铲子、筢子把马粪清理干净,再铺上新锯末,然后投放草料,提着桶给马房水槽换上新鲜的清水。清理马粪的时候,还不时要拍拍马屁股,叫它“让一让让一让”。

牵着两匹“缺练”的马到铺沙的场子里遛两圈之后,看看表已经5:50了。在接水的地方,附近的干草地上,有霜花在灯下赫然闪光。

“骗”妈妈来团聚

在马房外的宿舍里,王小力的下铺睡着的是他的妈妈。“最近有点想妈妈了,我打电话给她说天冷,叫她给我送床被子来。”王小力说,去年6月份到现在,自己只回家了两趟,加起来不超过7天。

王妈妈说支持儿子的选择,但是去年过年儿子没回家,除夕夜接到他电话的时候,听他乐呵呵地说身边有只小狗陪伴,自己还是没忍住哭了。“我在潜江老家当保洁员,平时也没时间出来,这次是单位轮休放假,他说天冷,让我送床被子来。”

因为妈妈要来,王小力提前把杂乱的宿舍收拾了,还喷了半瓶花露水,不进门就能闻到浓浓的气味。过早的时候,王小力给两人的拉面里各加了鸡蛋,还不停地把油条往两人碗里泡,直到堆了起来。他说,平时没时间回家,妈妈好不容易来一趟,要照顾好她,还要让她知道自己过得好。

当马夫无怨无悔

在宿舍的桌子上,有一摞辅导书和习题册。利用训练之余,王小力已经完成了专升本学习,拿到了本科证书。目前他在准备本专业的研究生考试。

毕业的时候,大部分同学投身到各个马术俱乐部去“挣大钱”,现在“混”得最好的同学月薪过万,他自己只有两千块。“听说别人月薪过万的时候,也心里痒痒的。后来有家俱乐部也开这个价找我,差点动心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他们现在有的,我也会有的。”王小力说,不后悔留校当“马夫”,马房是自己的“带薪实习基地”,并且拥有绝对权威。

5匹马性格不同,有两匹曾经多次摔人、踢人、咬人,虽然与它们朝夕相处,王小力的右肩也被咬过。在记者探访的时候,一名学生就被马从背上摔下。王小力说,这是常事,场地太小,马匹拘着久了容易发脾气。“经常是三匹马满场狂奔,所有人都吓得退出来,需要我上去安抚马匹。”他说,这种完全一个人掌控全局的实战机会,在俱乐部里很难遇到。

( 发布日期:2019-03-12 18: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