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清胜华中学 > 招生快讯 >
杭州已达到世界创意产业先进城市水平

  把哥本哈根的超级线性公园“搬到”杭州

  为梦而来的文艺青年在杭州搭建“乌托邦”

  到杭州去!

  谁说杭州只爱程序员?

  这两年,聚集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网易等科技互联网巨头的杭州,被打上了“科技之城”的标签,听起来非常高精尖,远离小确幸。

  实际上,文艺才是这座城市原本的气息。极速发展的杭州需要设计创造的力量,也为文艺青年们创造了难得的机会。他们聚集在散落于杭城的文创园里,低调地搭建着自己的梦想“乌托邦”。

  把哥本哈根的文艺公园“搬到”杭州

  “好玩的人,酷劲的店,怎么都到杭州去了?”一个在上海生活了20年的朋友曾表示,这些年来杭州玩的年轻人有一个变化,他们的首选不一定是西湖,可能是偏于一隅的品牌小店,或是藏在巷尾的一家民宿。每个热爱文艺的年轻人都能在“杭州必打卡”的清单上找到“朝圣地”。

  西溪以西的东信和创园就是其中之一。60年前,这里还是杭州邮电通信设备厂;2011年,老厂区定位为文创园区并开始进行修复改造,阿雯来到这里工作。她说那时厂区里有学校、宿舍,更多的是工业商户,环境不太好,直到2015年初,最后一家工业企业才从园区搬了出去,“其实园区火了也就是这几年的事”。

  2012年,北京来的文艺家具品牌梵几入驻东信和创园,这是最早的。接下来,梵几的朋友们也陆续来了。

  大概在2015年,阿雯感觉到园区开始有了人气。几个来杭的文艺青年把园区的一幢楼重新设计和改建,打造成集展厅、酒店、餐厅于一体的“31间”,经过媒体的一波宣传,在全国都火了。突然间,园区里到处是来打卡拍照的年轻人,几乎人手一张在“31间”前和白色复古甲壳虫的合影。

  去年才开业的Line Park是东信和创园新晋网红点。米兰理工大学设计管理硕士毕业归国的杨钧花了三年时间,在这里打造了一个很酷的线性公园,灵感来源于丹麦哥本哈根市中心的一个集建筑、景观和艺术于一身的公园Superkilen Park(超级线性公园)。它不像传统公园那样铺设了大片草地,而是在平坦的水泥地上绘制了许多向远处延伸的线条。

  “在我心里,杭州是国内最好的城市,没有之一。杭州除了有很好的自然山水和文化底蕴,还有很多有趣的朋友都生活在杭州。”杨钧要在这里发展自己的设计事业。

  在东信和创园,很容易感受到文艺创业者与普通创业者的不同。“木墨”“一屿”“the 23lab”“人像图书馆”“泊空间”“素朴心”……每一个名字的背后似乎都有一本书的故事可以诉说。

  去年,东信和创园举办了70多场活动,同比增长55%。一年下来,这个地理位置不怎么好的地方吸引了五六万文艺青年来打卡,比上年增长了130%。

  杭州有大机会而且环境很好

  由西泠冰箱厂改建的杭州创意设计中心,是杭州比较年轻的一个文创园。虽然开园不久,这里已经办过“不朽的梵高”艺术展、杭州国际时装周等在本地很轰动的文艺活动。洛可可、木马设计、孟京辉工作室也都在这里。

  提到洛可可,很多人可能会很陌生,但你们一定用过或者见过他们设计的产品——故宫文创、菜鸟物流配送机器人、德芙巧克力、猫王收音机、科大讯飞晓译翻译机、小度智能车载语音音箱、55°杯……

  算起来,洛可可是最早入驻杭州创意设计中心的企业之一,杭州也是它走出“北上深”的下一站,据说进驻当时轰动了整个杭州设计圈。“拿遍国际设计大奖的国内最大工业设计公司”加上“杭州”这个有腔调的城市,那一年的招聘,让国内各地设计专业出身的文青们兴奋不已。毕业于中国美院设计专业的张明吉就是其中之一,他当即决定留在杭州,“都说杭州是五年前的深圳,有大把机会而且环境还很好”。

  特别是这些年,杭州互联网信息技术、智能软硬件、生活快消产品等产业得到了快速发展,连带着出现了大量设计需求。“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洛可可一定要来。”张明吉说,如今他已是洛可可杭州的负责人,管理着30多人的团队,来自全国各地。

  2016年初,初到杭州的洛可可开启了与阿里巴巴的第一个合作——和菜鸟物流打造国内第一款无人配送物流机器人小G,这个产品前后打磨花了一年时间。

  “设计不仅仅是画图而已。”张明吉讲了一个故事:2016年,菜鸟小G被推选为标杆产品要接受G20各国领导参观,那时产品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完善。样机制作加调试只剩3周时间,洛可可的结构总监和设计总监直接从公司消失了3周,与阿里的工程师们吃住在工厂。后来,这批人回忆说:“小G我至少装配了150次,一开始需要1小时,后来只用5分钟。一闭眼,梦里全是软硬件。”

  杭州文创产业活力居全国首位

( 发布日期:2019-02-10 18:03 )